2020 UCA Mental Health Workshop: “Understanding Depression Among Asian America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

2020 UCA Mental Health Workshop: “Understanding Depression Among Asian America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

General, Mental Health
https://youtu.be/8JhNrcbgDoE 亚裔二代抑郁症怎么办?专家线上讲座全程记录 要点导读随着Covid-19在全世界范围的爆发,居家隔离成为生活新常态,抑郁症也如影随形,儿童和青少年自杀率持续上升,不得不引起大家的重视和警惕。这篇文章详细记录了UCA于7月5日举办的专家讨论和患者分享的宝贵资讯。2020年7月5日,美国华人联合会(UCA)协同李佳信纪念基金会、栋梁教育、麻省跨文化学生情绪健康综合医院中心、青年之声等机构联合举办了一场大型线上讲座,详情解读亚裔儿童和青少年抑郁症。既有心理学家、儿童与青少年精神科医生的条分缕析,又有几位家长和学生的亲身经历分享,还有两代人之间开诚布公的对话,更有线下听众的提问和即时反馈。截至开讲前,共有867人报名,来自中美两国,涵盖美国37个州。 会议由圣母大学心理学家、UCA青少年心理健康顾问谢维扬博士主持;主讲嘉宾儿童与青少年精神科医生、哈佛大学医学院讲师 Dr. Juliana Chen,以及Nick’s Network of Hope创办人、律师、作家和演说家Linda Pacha;论坛青少年嘉宾由Tim He、Sandy Chen和Loyan Gould担任。01专家解读美国亚裔儿童和青少年抑郁症Dr. Juliana Chen任职于麻省跨文化学生情绪健康综合医院中心并担任哈佛医学院讲师的Dr. Chen 是一位出生、成长于波士顿的华二代, 她专注于跨文化学生的精神健康,擅长诊治精神科各种疾患。2017年,Dr. Chen 制作并出品了纪录片 “Looking For Luke”, 通过采访Luke的父母和生前好友,探寻Luke的成长轨迹,从而揭示哈佛大学学生Luke自杀的原因。以下是Dr. Chen的发言内容:每五名美国人中就有一名患有或曾经患过精神疾病,大部分可以追溯到童年和青少年时期:50%在14岁前,75%在24岁前开始出现症状。因社交障碍引发的焦虑症往往早在6岁的时候就有苗头,为以后抑郁症的产生埋下隐患;情绪障碍发生的平均年龄是13岁。可见,精神科疾病包括抑郁症是常见病,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或对其污名化。令人欣慰的是,抑郁症是可治愈的,更多情况下是可以预防,早发现治疗是关键。一个健康的人必然在生理、心理和社会性三方面达到平衡,任何一方出问题都会破坏这种平衡引发疾病。抑郁症产生的原因很复杂,有先天原因也有后天影响。如何诊断是否患有抑郁症呢?至少连续两个星期的情绪大变和/或对对一切失去兴趣:睡眠改变兴趣或缺/缺乏快感内疚或无价值感乏力认知障碍/无法集中注意力食欲改变思想变缓自杀念头家长需要了解,抑郁症症状不尽相同,不一定像电影中描述的那样,或者一定悲伤欲绝,又或是完全丧失行动力。对有些人来说会表现得如此,但现实中抑郁症表现复杂得多。 在青少年中往往表现为:流泪、哭泣悲伤、情绪低落烦躁,愤怒逆反能量、动力低下注意力无法集中不做作业、成绩下降退缩、孤独郁郁寡欢失眠、饮食改变身体疼痛、疲倦失责、健忘负面、自责网瘾用毒品自残、自杀似乎一切正常其中最后一条最难察觉,就像浮在水面的鸭子一样,表面无比平静,脚却在水底拼命蹬。每个抑郁患者的症状不尽相同,上述症状有的只有其中一、两项,有的综合几种;可以是轻微的,也可能非常严重。为人父母要多多关心孩子,常常沟通,让孩子愿意敞开心扉,必要时候寻求专业人士帮助。抑郁症在人群中的患病率为6%-13%,不可谓不高。家长需要了解高发群体:男女比例为:1:2;青春期患病率是2-4倍;有焦虑症的孩子风险达2-4倍;LGBTQ青少年6倍风险。最强的风险因素为家族史和社会心理压力。基因无法改变但我们可以通过减轻压力来降低患病风险。 美国亚裔青年面临怎样的压力?“模范少数民族”的刻板印象,貌似恭维实则伤害,否认亚裔美国青年的多元化,有损他们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来自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压力对心理疾患的污名化,讳疾忌医双重文化及家庭义务的压力种族歧视及反亚裔情绪,尤其在新冠病毒爆发以后与父母沟通困难15-19岁青少年的第二死因是自杀。现代社会,青少年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减负减压,帮助孩子顺利度过青春期尤为重要。规律睡眠、健康饮食、冥想、积极的生活态度以及运动特别是室外运动对防治抑郁症都很有帮助。父母要观察孩子的情绪变化,用开放的心态多和子女沟通,如果有抑郁症一定要寻求医生等专业人士的帮助。 Dr. Chen最后赠送大家三个字:爱、倾听和学习。 02Linda Pacha是律师、作家、演说家、公益组织创办人,此外,她还有一层特殊身份:自杀者的家属。她的儿子Nick于2013年自杀身亡。“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其中一个(Nick)在与同伴交往中碰到霸凌进而引发抑郁症。希望我的分享能引起大家警觉。”Linda如是说。“首先我想说的是这悲剧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但我从未想到会发生在我们家,没有任何红色预警。像Dr. Chen描述的那只鸭子,我儿子表面看起来若无其事,但心底却充满了挣扎。我们算是称职的父母,不仅在乎孩子的学业,而且关心他们的社交和身心健康。家庭成员互相关爱、无人酗酒、吸毒,但是我十九岁上大一的儿子,在春季学期结束前两周自杀了。” Nick是一位善良、单纯、充满爱心的人,他从不愿给人添麻烦也不抱怨 -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有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但在同伴中却受到排挤和霸凌。Nick的逝去给家人带来灾难性打击,难以想象他们是如何度过最初的震惊、悲伤、自责与悔恨。Linda和家人不想这样的悲剧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痛定思痛,他们创立了公益组织“Nick’s Network of Hope”, 以帮助在黑暗中煎熬的人,带来警示、理解和希望。Linda并著书“Saving Ourselves From Suicide - Before and After: How to Ask for Help, Recognize Warning Signs, and Navigate Grief”这位睿智的母亲,谆谆告诫线上观众:❶ 倾听孩子,让孩子敞开心扉时常询问孩子的感受,并聆听他们的心声:“你感觉好吗?你在学校过得怎样?”❷ 沟通顺畅,理解孩子让孩子知道可以和父母讨论任何问题,父母对他们的爱是无条件的。❸ 观察行为,不要被语言迷惑孩子也许不想给父母添负担: “没啥事儿,都好。” 别被迷惑,观察他的行为是否有值得警惕的改变。❹ 迎接生活挑战,建立支持系统如果孩子在外地上学或工作,时常联系、看望他,了解他的学习、生活状况,设法建立强有力的支持系统。❺ 不要羞于寻求专业帮助在孩子遭遇抑郁症时,任何鼓励、打气的话几乎不起作用,这时候唯一要做的是寻求专业诊治。Nick在离家6小时的大学读书,当他向我求救时我立马飞过去,给他不停地打气:“ Snoopy (Nick的小名), 振作起来!再有两星期就放假了,坚持就是胜利!可是我没等来胜利,没等到放假带他去看医生。”创建公益组织并写书,Linda开启疗伤之旅,通过“希望之网”帮助在抑郁中挣扎的人们,这是对儿子最好的纪念。 03飘落的花朵儿:一位母亲的含泪忠告十二岁的小姑娘,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娇嫩欲滴,小心呵护方能怒放光彩。一场风暴,花儿落了......2020年5月的一天,繁花盛开的初夏,小姑娘在与抑郁症抗争两年之后,在因疫情隔离在家的孤独中,安静地走了。 勇敢的母亲Hong还未从震惊和悲伤中走出,但却勇敢地站出来,讲出小姑娘的故事,含泪忠告,闻者无不动容。小姑娘聪颖、美丽,她自小入读“天才班”,喜爱唱歌、写诗、打网球。她有着超越年龄的敏感,善待所有人,也希望被世界温柔以待。当不完美的现实露出狰狞的一面,她被深深地伤害。 像许多华裔家庭一样,Hong的一家围绕着两个孩子转,课外活动安排得满满当当,赶场似地接来送去,像旋转的陀螺停不下来,甚至常常忘了孩子的生日和各种节日。“这是她想要的生活吗?她最需要的其实只是正常的家庭生活,一个拥抱、一个笑容、一颗愿意倾听的心。”“她生病以后,我曾花四小时与她长谈,女儿对我敞开心扉,我也才第一次真正了解了她的内心。她说希望有一个更温馨的家庭气氛,希望每个人能停下匆匆的脚步倾听彼此的声音,哥哥理解她,因为他愿意倾听。她说并不想死,可脑海里却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声音召唤她离去。” 新冠疫情爆发后的居家隔离也对小姑娘的打击非常大,不能出门,不能与朋友玩儿,每天对着屏幕,世界可望而不可及。疫情对孩子们的负面影响不能低估,希望家长们警惕。 Hong声音哽咽,含泪忠告各位家长:希望我们家的悲剧不要在任何家庭重现,一定不要低估抑郁症的严重性!因为即使我们与抑郁症斗争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意识到,抑郁症与心脏病和癌症一样被列为三大杀手,而且因为这个病的不可预见性,我们常常低估了遭受折磨的孩子的痛苦。所以当我们面对罹患抑郁症的孩子,一定要有万分的耐心,否则我们的不理解和缺乏耐心往往会加深孩子的痛苦。 Hong说当初不知道有这么多信息、资源可以利用,一家人只是孤军抗争,身心疲惫。“ 如果我能早听到这样的讲座,也许事情不至于发展到这一步。” Hong无不后悔地说。 小姑娘短暂的生命虽然如昙花一现,但她留给家人、朋友深深的思索。 04推心置腹,华裔青少年  主持人:谢博士发言人:Tim He,Loyan Gould,Sandy Chen 问Dr. Chen 前面谈到生物、社会和文化因素对抑郁症产生的影响,大家能否从个人经历方面谈谈自己的看法呢? Tim:我从18岁开始有焦虑和抑郁症状,诱因可能是活在无法达到父母期待的负罪感中。亲眼目睹父母作为第一代移民是如何抵手拼足地在这个国家辛勤工作,抚养我长大。当我达不到期望值时就特别有压力,这就是所谓“模范民族”给我们的紧箍咒。Loyan:我从未被诊断过患有抑郁症,但有朋友得抑郁症且有自杀倾向。我自己成长于单亲家庭,父亲在我八岁时离世,我与母亲相依为命。我是混血儿,母亲为华裔。我对亚裔社区的文化很了解,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尤其是学业方面的要求非常高,造成不必要的压力。这压力来自社会、社区、家庭、学校和同伴。亚裔希望孩子功课好,能上好大学,将来从事医生、律师等工作。同学们会认为作为亚裔的我理应学业优异,但看看我这张混血脸蛋就会调侃:“ 哦,你只有一半亚裔血统,难怪更笨!”但我认为,人各有天赋,有人擅长数学,有人艺术天分高,不能用统一的标准来衡量。而且不能为了学业而牺牲精神健康。Sandy:亚裔父母总喜欢把自家孩子跟“别人家的孩子“比,似乎是为了激发自家孩子的上进心,但恰恰相反,这会打击孩子,使他们产生自卑和压力感。 问什么因素阻礙亚裔群体在患抑郁症后寻求帮助? Sandy:首先是语言障碍,使我和父母无法做深度沟通。我遇到困难不想求助父母,怕给他们增添负担,觉得他们可能帮不到我甚至可能错误评判我,我宁愿闷在心里,对他们关闭心扉。Tim:我想与父母沟通任何事情,但因为抑郁症的困扰使我觉得难以启口,直到我开始看医生服药,我才觉得可以舒适地与父母、朋友交谈。Loyan:我跟妈妈无话不谈,但我内心的挣扎并不想与她分享,因为我觉得作为单身母亲,她已为我付出太多。我有得抑郁症有自杀行为的朋友,在父母到医院探望时甚至不看父母一眼,更别说交流了。孩子打心眼里觉得父母不关爱自己,说啥都没用。其实不应该这样的。有些亚裔父母觉得给孩子吃饱穿暖就够了,顾不了孩子情感方面的需求。精神科疾患在亚裔社区是一个避免触碰的话题,家中有人得病往往千方百计掩盖,孤军作战,自吞苦果。 问在跟父母的互动中,你觉得父母做的哪些对抑郁症有帮助,哪些没什么帮助? Tim:我觉得我妈妈做得好的方面是不随便论断人,无条件地爱我并支持我。她想方设法地创造良好的家庭氛围,组织丰富多彩的活动,比如烹饪、棋盘游戏、或者坐在庭院聊天等。这些对我特别有帮助,我很感恩。 Sandy:我父母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我得抑郁症这个事实。我八年级时第一次尝试自杀。当我父母回到家中发现我躺在地上几乎失去知觉,他们非常生气,因为被羞耻感牢牢攫住竟然拒绝将我送医,我就这样在地上昏迷了八个小时。当然最后一刻我还是被救治了,否则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他们全然接受我之后,态度完全变了,愿意给我空间,在我不想谈话时不再逼我。我觉得这对我很有帮助。 Loyan:我非常幸运妈妈无条件爱我、支持我,我可以对她敞开心扉,当我内心烦恼时,甚至半夜三点她都会陪我聊。疫情期间生活发生很大变化,花很多时间呆在家里做饭做家务,心情容易烦躁,这时候特别需要一点个人空间。我有时会觉得妈妈的爱让我喘不过气来。我需要时间自我消化负面情绪,但妈妈会穷追不舍地问我到底怎样了。 谢博士:三位的发言都非常好,即谈到了亚裔社会的普遍现象,又有各自的经历和感受,相信对大家很有帮助。做父母的要给孩子成长空间,先要控制住自己的焦虑情绪。 Linda:我想跟父母说,不管你的孩子成绩多好,事业多成功,如果失去生命,這一切将有什么意义呢?
Read More
2020 UCA Mental Health Workshop: “如何应对新冠疫情期间产生的焦虑和霸凌”

2020 UCA Mental Health Workshop: “如何应对新冠疫情期间产生的焦虑和霸凌”

General, Mental Health
https://m.youtube.com/watch?feature=youtu.be&v=_EWjlVhoZD8&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您的孩子遭遇了疫情带来的焦虑和霸凌吗?担心的家长们看过来 Original 晖园 北美新视界 6/23   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彻底改变了世界,人类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全球许多地方发生了针对亚裔的语言和身体上的攻击,亚裔孩子在学校更有可能成为攻击对象。 如何帮助孩子缓解焦虑,更好地面对将来的不确定性? 复课之后,孩子将面对一个怎样的环境? 如何帮助孩子面对可能遇到的霸凌? 六月十三日,美国华人联合会(UCA)携手李佳信纪念基金会、美国栋梁教育共同举办了一场线上心理健康讲座。讲座由李佳信教育基金会会长、美国华人联合会董事会成员Paul Li博士主持,“新常春藤”名校圣母大学资深心理咨询师、美国华人联合会青少年健康专家顾问谢维扬博士主讲。共有一百七十七名观众注册参加, 一个半小时的讲座安排紧凑、互动频繁、讨论热烈,观众反应受益匪浅。 UCA Mental Health Webinar: Pandemic Related Mental Stresses in Chinese Community 1 疫情期间的焦虑产生和应对方法 在新冠疫情之后,关于自己或者孩子在美的学习生活,您感到有多焦虑?  谢博士在讲座前做了一项问卷调查,258位参与者中73%感到中度或重度焦虑。可见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现场做的问卷调查表明,焦虑的来源主要是对疫情安全及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70%;对疫情(安全)的担心60%;对生活、学习环境改变的不适应43%。 如何应对疫情中的焦虑呢?谢博士支招:  专注于可控的部分,避免使用焦虑引导词。 焦虑引导词诸如 “要是...... 怎么办?”。这个词在大脑中一闪现,人习惯性就开始往最坏的结果编故事: “不开课怎么办?” “回不了家怎么办?” “生病怎么办?” “歹徒上门打砸抢怎么办?” 媒体上看到真真假假的消息,加上自己的发挥想象,越想越害怕,让人不可自拔,焦虑由此产生。 小贴士 如何缓解焦虑呢? 谢博士给出了一个小窍门:区分故事和现实,专注于可控的现实,将焦虑转化成计划:我现在能做什么?  心态调整:被环境所决定 vs 你来决定环境 设计新的方案。因着计划产生动力,从而努力;努力让人看到希望,从而减轻焦虑。 心态的调整可以挖掘出自身的潜力,化困境为机遇。 英国一位心理学家曾做了一项非传统心理学实验:他在街上扔了五百英镑,并安排一名成功的商人坐在街角的一家咖啡馆。 再吩咐两类人到街上转转。一类人觉得自己是幸运儿;另一类人觉得自己很不幸。结果显示“幸运儿”往往能在路上发现那五百磅,并会主动与商人结交从而获得商机;“不幸人”却难以发现那五百磅更不会主动与商人搭讪,白白丢失眼前可能的机会。 这个实验表明态度决定当下的行为,更左右将来的结果。你对周围环境的关注度越高,你就越有可能获得有价值的资源,或有效避免悲剧发生。愿我们都能带着一颗好奇心,将困境转化为机遇。 小贴士 父母如何减缓焦虑? 栋梁妈妈李韧老师有句名言,“有一种焦虑叫父母的焦虑”。照顾好自己,不要把焦虑转嫁给孩子。 谢博士有位学生还有一个多月就毕业了,但疫情爆发后他仍然每天要去实验室工作。父母知道后担心极了,怕他出门染疫,怕他做实验不安全:“还是别出门吧,咱缓一年毕业!” 努力学习、期盼如期毕业的孩子被当头棒喝,随着父母的焦虑也不禁焦虑起来。很多学生的焦虑都是来自这种“父母的焦虑”。  父母如何减缓焦虑?谢博士的建议是: 照顾好自己 父母“打全场”,压力大时容易出现身体和心理问题。投入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无论是运动还是唱歌跳舞,无论是绘画还是摄影写作。只有活出自己,不把所有心思都花在孩子身上,才能身心健康愉快。 尽量避免将焦虑转加给孩子 现在网上谣言满天天飞,不要信谣传谣而是选择可靠的消息来源。多和孩子聊天,了解孩子的生活、学习环境和状态,了解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和措施,避免不必要的焦虑。订阅孩子当地的媒体和校刊,与老师和辅导员沟通,了解孩子的情况,避免“父母的焦虑”。 2 反霸凌和歧视 霸凌和歧视是相关联的,尤其在疫情之后,要引起足够重视。除了从安全角度考虑,还有心理层面的考量。很多心理问题是因为长期生活在一个歧视、不公和霸凌的环境而造成的。 在新冠疫情之后,您有多担心孩子(或自己)受到霸凌等不公正的对待?  本次讲座前期问卷调查,258位参与者,结果显示:不担心的4%;有些担心22%;中度担心48%;非常担心26%。 看来受霸凌和歧视是华人普遍担心的一个问题。 谢博士又做了两个现场调研: “您或孩子在COVID-19期间受过歧视或者其它不公正的待遇吗?” “您了解孩子受歧视时该如何帮助他们吗?” 现场177位观众中,对第一个问题12%的人有过被歧视的经历;39%没有也不担心;49%没有但担心。第二个问题,有近80%的观众不了解该如何帮助受到歧视的孩子。 孩子受到霸凌和歧视,应该先告诉老师、校长、警察还是家长? 美国K-12教育系统的每个学区都会制定反霸凌政策,学校在学生守则和校规里都会明确反霸凌的措施,其中包括上报流程和干预处理机制。以后碰到此类问题,记着从学生守则里找答案。 谢博士举了一个近期发生在她任教的学校中的一个例子:一位白人学生在一位中国学生的脸书上发布了一条仇恨言论,有很多不堪和诋毁的语言。这位中国学生理智地没有跟他争吵,而是首先留下证据,将截图上报给学校。学校果断处理,一夜之间将这位白人学生开除。 如果无法留证据该怎么办?例如肇事者情绪激动不可理喻。这时要避免正面冲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留证据和报警。 小贴士 学生如何正面歧视? 请参考以下五点建议。 采取平和的询问方式:如果有肇事者说“You have Chinese Virus!”, 你应该首先打断他的歧视语言,平和地问他是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提供解释和教育的机会:这样做很难却很重要。你可以说,我们不把病毒跟一个国家连在一起,因为这会造成刻板印象,给这个国家的人带来伤害。 告诉对方你的感受:“你这样说我很受伤!”,强调“我”的感受,而不是用指责对方的口气“你这样做很伤人!” 如果对方当下不接受,避免争论,选择另外一个时间/场合重新表达你的立场。 如果行为继续,告诉学校老师或者其他信任的大人。 3 小组讨论 小组讨论由Paul Li博士主持,谢维扬博士指导,七位年轻人参与讨论(Tim He, Andy Yu, Frank Li, Jeff He, Sophie Zheng, Connor Hu, Zech Wu)。 李博士首先让每个人做了自我介绍,并询问是否在疫情爆发后受到过种族歧视。 Frank分享在疫情刚开始爆发时,他组织同学们到超市分发口罩,遇到人们害怕甚至躲避。Sophie说因为家里开餐馆,接到过骚扰电话:“你们卖蝙蝠汤吗?” “你们吃狗肉吗?” 如果孩子遇到这种不愉快的情况,家长该怎么办? 谢博士:建议首先多了解美国的”歧视文化”,包括歧视的产生,歧视的行为及歧视的语言等,不管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不要将问题“内在化”,觉得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而导致了被歧视,这是文化和社会的问题。 第二点,家长要倾听孩子当下的感受,不管是气愤、伤心还是其它什么感觉都要让孩子表达出来。在安全的范围内给孩子安慰和鼓励。 第三点是与孩子商量解决的办法。给出几个选项,第一时间告诉老师吗?如果孩子说不的话,为什么?家长联系学校也许更能使问题得到解决。 李博士放了一段录像。视频里的女人冲着受害者破口大骂,飙脏话,完全失去理智,令人抓狂。受害者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子。 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谢博士: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视频里的女性行为非常恶劣,令人愤怒,这时候是没办法跟她讲理的。最好的办法是离开现场,找相关部门反映甚至报警。警方在处理的时候会寻找证据,而用手机录像是非常快捷方便的。 Tim:看了视频很生气,除了觉得应该立即摄像记录,还该注意周围有没有人能站出来阻止或作证。 Frank:我会直接走人,无视她。因为这人情绪激动、不可理喻,自己又不认识她,而且她也没有在身体上伤害到我,走开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武器。 Andy:改变不了她,先离开现场,在社区寻求帮助,有可能报警。 李博士:我们这些年轻人的应对很成熟。但如果年龄小的孩子碰到这种情况会很不舒服,很困扰,父母该如何帮助他们处理呢? 谢博士:年龄小的孩子不知如何表达自己情绪的时候,父母首先要倾听,鼓励他们把感受说出来,父母再给与安慰、教育、指导。每个年龄的孩子身体、心理的发育接受度不一样,父母应该特别注意说话的语气和语言,这方面可以参考我以前的文章《如何跟孩子谈种族歧视》。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再就是要寻求帮助,可以找学校的同学、老师、辅导员,必要的时候找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得到专业、保密和持续性的辅导。 李博士:大家有问题可以在Q&A里提出来,以便我们有针对性地回答。这个问题讨论到这儿,我想提出另一个问题:有些孩子不愿意跟父母分享自己的想法怎么办? 谢博士:这个问题应该问问年轻人。我来说说孩子不愿分享的话,家长该怎么做吧。以孩子为主,如果孩子不愿意分享,尊重他,但让他知道父母是爱他的,随时提供帮助。而且鼓励他找信任的朋友谈,必要的时候寻求心理咨询师专业的辅导。 李博士:请年轻人谈谈为什么不愿跟父母分享生活中不愉快的事情。 Connor:我是留学生,不愿意跟他们谈不愉快的事是因为他们在国内帮不上忙,反而增加他们的担心和忧虑。 李博士:是的,从父母角度考虑问题,报喜不报忧。 Sophie:我和父母住在一起,但他们每天在餐馆上班很忙,不是太大的事我可以自己搞掂。即便说了,他们也帮不了我。 Connor:是的,父母不了解和理解我。譬如,我跟父亲说我很焦虑,他说你可以选择不焦虑啊! 李博士:父母对孩子的感受不认同的时候是很难分享。还有人想谈谈这方面的感受吗吗? Tim:相比之下,我很幸运。但我经常看到家长喜欢把自己的孩子跟别的孩子比,这很让人受伤。 李博士:我们刚才谈到的霸凌是发生在学校的公共场所,如果是发生在校外如地铁或在比较私密的场所如学校更衣室、校车或者校外如地铁、公园里,孩子应该如何保护自己?例如亚裔孩子常碰到别人挑衅:“Are you Jackie Chan?” , “You…
Read More
Nationwide essay contest challenges high schoolers to be frank about mental health

Nationwide essay contest challenges high schoolers to be frank about mental health

General, Mental Health
Multiple winners to be awarded by NIH and the Calvin J. Li Memorial Foundation. Students ages 16 to 18 years old are invit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Speaking Up About Mental Health!” essay contest to explore ways to address the stigma and social barriers that adolescents from racial and ethnic minority populations may face when seeking mental health treatment. Suicide is the second leading cause of death for youths aged 15 to 24, yet only about half of young adults with a mental disorder receive treatment. In an effort to address this disparity and further conversations about mental health among high schoolers,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invites students ages 16 to 18 years old to participate in the “Speaking Up About Mental Health!(link is external)” essay contest. Essays should…
Read More
2018 PARENTING CONFERENCE: <br>Get Serious about Bullying

2018 PARENTING CONFERENCE:
Get Serious about Bullying

Mental Health
2018 PARENTING CONFERENCE: Get Serious about Bullying Time:   May 6th, Sunday, 2018( 1:30 - 4:30pm) Location: Living Water Evangelical Church, Naperville, IL  [metaslider id=2279 cssclass=""] Conference Full Video [su_youtube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nYPjTJQkD0"] *Video segments categorized into different topics are available in Knowledge Hub of Mental Health session.   Program Book [su_document url="https://il.ucausa.org/wp-content/uploads/2018/07/Anti-bullying-Program-Book-final.pdf" width="860" height="1240"]
Read More
2017 PARENTING CONFERENCE

2017 PARENTING CONFERENCE

Mental Health
2017 PARENTING CONFERENCE:Asian Parents and American Children Time:   April 22, Sat, 2017 ( 8:00am - 4:30pm) Location: Hyatt Place Rosemont, 6810 Mannheim Rd, Rosemont, IL 60018 中国父母与美国孩子 Chinese Parents with American Children 来自哈佛的心理学家和亲子专家们与您探讨如何调节文化的差异和打破情感隔阂 These are issues we all face to a certain degree in our homes: My teenager son doesn't want to talk to me, 我的十几岁的儿子不想跟我说话。 My daughter is dating with someone I disapprove of, 我女儿约会的人我们不同意。 My child doesn't have the motivation to work hard, 我的孩子没有勤奋努力的动力。 Boys / male young adults seem to have more pressure compared to girls. 男孩子似乎承受的压力更大 My child doesn't want to try new things and has low self-esteem, 我的孩子不想尝试新事物,自尊心低下。   Teens: Do you find yourself asking the following questions?     How can I get my parents to understand me more?”   如何才能让我的父母理解我? Are my parents and I even speaking the same language? 怎么父母好像跟我都不是一个语言在沟通?…
Read More
2016 美国华人大会:青少年教育专题总结

2016 美国华人大会:青少年教育专题总结

Mental Health
Original: 北美新视界 北美新视界2016-09-21         2016 年 9 月 8 日到 10 日,来自全美几十个州近四百华人聚集首都华盛顿,成功召开首届美国华人大会。在众多主题演讲、论坛和讨论中,对有孩子尤其是如何应对青春期教育困扰的参会人员及正处于青春期的年轻人来说,最吸引的莫过于 9 月10 日上午由廖冰博士主持的让孩子们袒露心声的fishbowl forum 以及 Kim 博士关于如何搭建文化鸿沟主题演讲。 Josephine Kim 博士的亲身经历         来自哈佛的 Josephine Kim 博士则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开始,讲述了亚裔父母和他们在美国出生或长大的孩子们之间的文化鸿沟及应该如何搭建桥梁去修复这种文化鸿沟。Kim 博士 8 岁随父母从韩国移民到美国,先是在移民聚集的芝加哥,因语言不通,除了艺术课得 A 外,其它都是 F。         后来到了白人聚集的 Virginia,因父母爱自己的方式和在家的教育与学校格格不入,感觉父母奇怪,甚至怀疑父母是否爱自己。Kim 博士从到同学家 Sleepover 看见同学的父亲系着围裙给大家准备早餐,并让孩子们选择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及父母对孩子的拥抱亲吻等场面,感受到东西教育和父母表达爱的方式的巨大反差。并由此引到美式教育是从小就给孩子们自己选择的自由、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自己的声音会带来变化和创造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 演讲台旁的Josephine Kim 博士 东西方家庭教育的反差         而东方教育的理念则是父母的选择就是对孩子有利的选择,父母不尊重孩子,以为孩子小什么都不懂,如果发表不同想法就是不顺从不听话。导致的结果就是美式教育的孩子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所想所感所说往往一致,而亚裔教育的孩子往往所说的和所想的多感知的不一样,容易引致精神疾病。         Kim 博士用很多有趣的图片和词语的对比去说明有亚裔背景的父母在家的教育和孩子们在学校接受的美式教育的区别。如美式教育总是强调“我”,个体化理念,总是鼓励孩子发表自己的看法,用言语表达自己,总是赞扬孩子,鼓励孩子和孩子之间的不同,鼓励孩子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东方教育则是强调“我们”,以集体和家庭为核心,希望孩子牺牲自己的兴趣去迁就父母,无言语表达(自己不明确说出来就猜想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吝啬对孩子的鼓励和赞美,喜欢把别人的孩子做榜样与自己的孩子作比较,强调父母的权威和孩子的顺从。很多孩子被迫选择学法学医都是因为自己的父母希望家里有一个医生或律师而不是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所在。         有趣的是 Kim 博士提到亚裔父母很少直接告诉孩子们“我爱你”,在与孩子的谈话过程中总是问“你吃了没有?”“天气如何?”Kim 博士认为这是亚裔父母表达对孩子爱的一种方式,因为在亚洲长大的父母们长期挨饿,最关心的是生存;询问天气则是看孩子们是否穿得合适,是否健康?如果不理解父母的文化和历史,亚裔美国孩子们就会觉得父母莫名其妙。 如何去填补文化上的鸿沟         Kim 博士建议华裔孩子们从自己开始,向父母用言语表达出“我爱您”,用拥抱向父母表达爱意,学习中文以便了解父母的历史和文化,与父母交谈了解父母为什么远涉重洋移民到美国?而在亚洲成长的父母也需要了解美式文化,可以向孩子们请教学习美式文化,学会无条件爱自己的孩子,让孩子们意识到父母爱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成绩好或取得了什么成绩爱他们,而是因为他们是 humanbeing,not human doing. 让孩子们学会快乐健康生活,因为健康快乐生活远比成功重要。 青少年心理健康         在演讲中,Dr. Kim列举一些令人痛心的现象,例如现在每年全美约有1100名大学生自杀身亡,而原因往往和身心健康有关,可见保持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对于亚裔青少年来讲,家庭和社会文化上的差异往往是导致他们的孤独和忧郁的原因。         多年前发生在V—Tech校园枪杀案的凶手就是一位8岁来美的韩裔,现实生活中,虽然他智商很高,但很孤独。Dr. Kim 呼吁亚裔父母为了更好的关爱子女,有必要提高自身的情商。Dr. Kim 举例说明了这个问题,有一位亚裔学生和他母亲讲自己感到压抑,他母亲不屑一顾,说孩子没有什么可压抑的,一定是孩子误解了自身的感受。Dr. Kim 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会让孩子感到连父母都不理解他而感到更加孤独和压抑。         Dr. Kim 认为正确的方法应该是要站在孩子一边,例如说:“是吗?我有时也会有这样的感觉,我们来谈谈?“等等,这样孩子才会愿意把压抑的原因讲出来,父母才有可能帮助孩子们解决问题。Dr. Kim 还提到了一个现象,这就是至今为止,虽然有许多年轻人去她那里寻找心理帮助,但没有一位父母来找她,这说明做父母的更需要提高自身。         最后,Dr. Kim 通过一段影片告诉亚裔父母,虽然孩子们平时不说,但心存对父母的感恩。影片中有的孩子哭着说,过去为自己是亚裔感到羞耻,现在不会这么想了;有的孩子提到自己家庭经济并不好,父母还是支持孩子选择自己最想去的学校,而不是仅仅考虑学费的多少。每位孩子都真心的说谢谢父母。 看到这里,许多家长都流下了眼泪。   Kim 博士小贴士 1. 孩子和父母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父母认为对孩子好的不一定真的就是对孩子有利的; 2. 不要拿别的孩子和自己的某个孩子作比较,要比较也是比较各自的长处和优点或者比较孩子与以前相比孩子的进步。 3. 不要总是在孩子面前提您所做的都是为了孩子好 4. 父母无意中的一句话也许会伤害孩子一生。 廖冰博士与孩子们近距离沟通交流 在Kim博士主题演讲之前, 亲子情商专家廖冰主持了 fishbowl Forum, 邀请年轻人分享他们对父母教育方式的看法。在上午短短一个小时的分享中,廖博士采取启发性提问,用抽丝剥茧的方式,让在座的高中生或大学生们畅所欲言,说出他们自己在家里不愿说、家长们想听也听不到的真心话。下面就让我们看看这些真心话吧。 孩子们不喜欢什么         廖博士首先问孩子们小学能够想起的一件事,从而引到孩子们跟自己父母的关系并提到没有什么比父母和孩子间关系不睦更糟糕的事情。在座的孩子们普遍反映自己的华裔父母干涉强迫太多,不光是强迫自己上各种补习班、兴趣班、周末中文学校、钢琴或其它乐器,也对交其他族裔男朋友的女孩干涉操纵到了让人反感悖逆的地步。孩子们也不喜欢华裔父母总是拿别人家的孩子和自己做比较,父母是希望用别人的孩子做榜样,但无形中却忽视了了每一个孩子都有不一样的特点,极大伤害孩子的自尊和自信。 孩子们的内在驱动力         廖博士也让孩子们谈到自己的内在驱动力。在国内出生高中来到美国的孩子回应是为了上好大学,但在美出生长大的孩子更多的是谈到自己的兴趣爱好,孩子们也谈到自己的父母恨不得让自己尝试一切可以尝试的,但真正让自己坚持下来的还是兴趣和爱好,孩子们也希望自己的父母尊重自己的兴趣和爱好。 感激父母         对于廖博士问到的孩子们都有什么要感激父母的问题,有的孩子回应小时候父母的一些引导,父母对自己的信任、父母跟自己分享他们当年的经历、压力或软肋;父母如今对自己不再像以前一样催逼,而是鼓励自己尽力等。 要上大学的感觉         对于廖博士问到的要上大学的感觉?多数孩子反映是非常兴奋和期待,但也会想家,想家里的饭香。有的家长问到什么样的话题是能够引起孩子兴趣并愿意跟父母交流的话题?对于正准备考大学的孩子们而言,最讨厌父母问到的就是大学,因为这个话题是他们天天都在努力奋斗的目标,压力已经很大,除非孩子们自己愿意,否则如果父母坚持跟孩子谈此话题,一定会碰一鼻子灰。孩子们不愿意只是谈家庭作业,孩子们愿意跟父母分享一些在学校发生的趣事。还有的家长问到,孩子们如何面对同学压力 Peer Pressure 的问题,如是否到一定年龄都需要找男女朋友及找什么样的朋友、亚裔男孩是否不易找到女朋友等?孩子们反映热烈,但普遍认为是否找男女朋友似乎跟 Peer Pressure 关系不大,每一个人情况不一样,亚裔男孩也不存在找不到女友的情况。 最遗憾自己的父母没有做的一件事         对于廖博士问到的最后一个问题,最遗憾自己的父母没有做的一件事?有的孩子希望父母给自己生一个弟弟,尽管当年曾扬言如果有个弟弟会将其扔出窗外;有的希望自己没有被父母过度保护,让有机会做自己;还有的希望父母能够支持自己个子不高但特别喜欢体操的弟弟学体操,而不是逼着弟弟学能长个子的游泳;也有的希望自己父母曾经多鼓励自己做实验。鉴于时间关系,热烈的讨论不得不嘎然终止,但意韵未竟的家长们还围着廖博士问个不停。 本文根据华人大会参会者冉燕飞以及刘亚宁的供稿,由Seraph 编辑 欢迎关注UCA 微信公众号  北美新视界Follow us on WeChat by scanning QRCODE above!WeChat ID: UCA-BMXSJ Scan with WeChat tofollow the Official Account
Read More